您当前的位置:  主页 > 新闻中心 >
  • 用兵上神,战贵其速。简练士卒,申明号令,晓其目以麾帜,习其耳以鼓金,严赏罚以戒之,重刍豢以养之,浚沟壑以防之,指山川以导之,召才能以任之,述奇正以教之。如此则虽敌人有雷电之疾,而我亦有所待也。若兵无备,则不应卒;卒不应,则失於机;失於机,则后於事;后於事,则不制胜而军覆矣。故《吕氏春秋》云:「凡兵者,欲急捷,所以一决取胜,不可久而用之矣。」或曰:「兵之情虽主速,乘人之不及。然敌将多谋,戎卒欲辑,令行禁止,兵利甲坚,气锐而严,力全而劲,岂可速而犯之耶,」答曰:「若此,则当卷迹藏声,蓄盈待竭,避其锋势,与之持久,安可犯之哉~廉颇之拒白起,守而不战;宣王之抗武侯,抑而不进,是也。(《通典》卷一五四)
  • 《论语》最后一章是对全书的总结性文字,第一句就是:“不知命,无以为君子也。”你不知道天命,能称为君子吗?
  • 这又是一个极具象征意味的镜头。
  • 难道生命就不该如此吗?我们折腾的还不够辛苦吗?止于至善之时就是生命开悟之日,??当我们止定身心以后,我们就能静、能安、能虑、能得,让一切都自然地发生,让一切美好都能够经历,这样的??生活不是很圆满,很幸福吗???我们何必??不停的去??求神啊,拜什么东东啊,求大师给摸摸头开悟啊,??还要不停的烧香磕头啊,祈祷许愿啊,发誓忏悔啊,感觉自己像个神经病似的,这样折腾??累不累啊?
  • 比如“改稻为桑”完全出自杜撰;比如故事发生时的张居正还没入阁,根本不像剧中表现得那么举足轻重;比如淳安县在当时并不归浙江管……